三叔他妈拧

  • 栏目:最新文章 时间:2020-01-05 03:32
<返回列表

三叔属鸡的,比我小4岁,他们那边结婚晚,辈分大。

三叔的父母结婚也晚,从搞对象时就天天吵架,结婚证都领完了,办喜事的前一天,三叔他爸等不及,非要和媳妇上床,三叔他妈拧,死活不同意,俩人差点因为这事没结成。

结婚以后也是天天打架,鸡毛蒜皮的事非要争个高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

80年代,电视还不太普及,一个院的邻居天天伸着脖子往他们屋里瞅,拿他们两口子当电视连续剧看。

后来三叔他妈弄了个小纱帘,粉色的,把几个小窗户都遮上了,不影响采光,外人也没法偷看。

对门邻居家的老娘们儿感觉很败兴,好好的电视机成了半导体。

就这么打,俩人也没离婚,后来三叔他妈怀孕了。门口算命的瞎六儿,给他俩算了一卦,说生儿子能镇住他俩,俩人还能接着过,生闺女俩人就得散。

三叔他妈怕丢人,那个年代离婚可是大事,于是天天盼着生儿子。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三叔。

三叔他妈挺高兴,得个大胖小子,还不用离婚了。

瞎六儿算的准,俩人还真就没离婚。不过三叔他爹妈两口子打的更厉害了。

三叔出生的前一礼拜,他爸他妈刚吵了一架,他爸在工地是个是个小头儿,朋友也多,这天在外边喝多了,没回家。他妈挺着大肚子做了饭,等了半天也等不到人,那时候也没手机,他爸刚一进家门,两口子就闹上了。

三叔他爸摔门就走了,留下他妈一个人。马上就要生了,爷们儿却赌气跑了,他妈只能叫来自己的亲姐姐妹妹照顾她。

生我三叔时,他爸愣是没露面。

生完孩子第三天,他爸回来了。看着自己的儿子也爱啊,但是对老婆都没正眼看一下。就更别提照顾了。

三叔一个月时,他爸偷偷把他抱到远郊的二舅那,要让二舅爷看看孙辈。三叔他爸年轻时没了爹,他二舅没少照顾他,所以他和他二舅感情深,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他二舅,生了儿子更得去报喜。

这一路上可能三叔让风拍着了,回家以后,后背上对称着长白斑,开始没在意,后来越来越多,手脚上都有,全都对称着长。

到医院一检查,白癜风。

白癜风不好治,三叔他妈哭了好几天。

三叔他爸心里难受,后悔的要死,可就是死不认错,他媳妇一埋怨他,他就瞪眼,明明媳妇就挺可怜了,他就偏不让媳妇好受。

后来时间长了,我们也就知道了,这两口子天天就是为了钱打。

三叔他爸不顾家,挣得钱挺多,就是不往家里拿,全都贴补了他妹妹和他老娘,三叔家遗传高血压心脑血管病,三叔他小姑最严重,也就是三叔他爸的妹妹,而且他小姑结婚一年就死了丈夫,跟着老娘俩人过,她哥心疼她也应该。三叔他奶奶年轻时打牌听戏,不怎么上班,没有劳保。

三叔从小就活在父母的争吵中,小时候看到父母吵架,他在一旁哇哇哭,到了3、5岁时,也就习惯了,他爸他妈吵得动手,掀桌子,砸家电,三叔也在一旁默默的玩儿玩具。

三叔的玩具很多,都是小手枪,小刀子这类的,没有变形金刚小汽车这些。他从小就喜欢武器。

三叔上幼儿园时,总带着小刀去上学,老师怕出危险,没收了他的小刀,准备放学交给他家长,三叔不干了,钻床底下不出来,用小拳头怼墙,老师害怕了,伸手去拉他,他一口咬了老师的手。后来三叔他妈买的水果去看老师,老师人也挺好,没追究。不过三叔从此就告别了幼儿园,天天让姥姥帮忙看着。

6岁时,三叔上了小学,和他大姑的闺女一个学校,学校离他奶奶家就隔了一条街,他奶奶每天放学只接他孙女,不接三叔。夏天放学买冰棍儿也只给孙女买,三叔好像不是他们家孩子一样。就因为儿子和媳妇关系不好,三叔从小也不受奶奶家待见。

三叔他爸兄弟姐妹4个,他爸行大,往下是大姑、小姑和小叔。

三叔他妈兄弟姐妹6个,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

其实三叔他妈生下来时是双胞胎,只养活了一个,另一个夭折了,三叔他妈6岁才会走路,6岁之前坐在大木盆里让哥哥抬着。

三叔他爸放出话来,养到三叔18岁,18岁以后一分钱不掏。三叔听后笑了笑,没说话。

三叔他妈在家和丈夫打的热火朝天,但其实骨子里很要强,总怕别人瞧不起,在单位对家里的事闭口不提,天天蹬着自行车10几公里送孩子上下学,因为三叔的户口在姥姥这边,三叔他爹妈总吵架,所以有一阵三叔他妈带着儿子回娘家住了很久,户口也就落在了这边,三叔他姥姥家也在学校附近。

三叔他爹基本不管儿子,一说话就是骂街瞪眼,三叔也不乐意搭理他。但是每到三叔过生日或者儿童节时,他爸总会给他买个玩具,买点酱肉、猪头肉这类的熟食吃。

三叔爱吃,什么都吃,亲眼看见过他拿松花蛋当零食吃,剥开直接吃,不粘醋也不放姜末去味;生鸡蛋,敲开直接喝。烧茄子,西红柿炒鸡蛋,拌着白米饭能吃一大盆儿。

三叔4年级之前,他妈天天驮着他上学,吃遍了上学路上的每一家早点铺,早点铺的老板都喜欢这个能吃的小白胖子,特别欢迎他,因为他消费高。

4年纪之后三叔开始自己骑车上下学了,因为父母总吵架,一吵吵到半夜,砸锅扔碗的没法睡觉,三叔有时骑着自行车能闭眼打盹儿。有一次放学路上他骑着车闭眼快睡着了,一头撞进了路边卖桃的小摊,人家扣着他不让走,三叔他妈等不见儿子,骑车顺着路找。终于找到了三叔,赔了人家钱,拎着20多斤烂桃回了家。

好在三叔能吃,那堆烂桃挑了挑、削了削,2天就吃完了。

三叔他妈脑子比较笨,人也老实、木讷,可能和她的双胞胎姐妹夭折有关系。她每天在工厂车间干活干的最拼命,但是效率却最低,同事有欺负老实人的,没事拿三叔他妈当羊肉涮着玩,脏活累活都推给她,没事还要去领导那给她踹两句闲话,她也不言语,闷头干活。

家庭生活已经很压抑了,三叔他妈不想把同事关系也弄僵了。

三叔上小学时,每天的作业都要写到半夜三更,不是因为功课多,而是他太贪玩,脑子虽然不笨,可他也算不上个聪明孩子。再加上父母吵架,三叔童年时的压力也不小。不打架的时候,三叔他妈就天天盯着三叔做功课,三叔缺觉,写着作业就闭眼打盹儿。三叔他妈要强啊,天天拿着小棍儿盯着儿子写作业,背课文。生怕孩子学习跟不上,让亲戚朋友笑话。

日子就在吵闹中一天天的过,三叔的性格也有了变化。

他原来在家在外都不爱说话,随着年龄的增长,三叔话多了起来,而且在学校和小伙伴玩时总爱逞强,看小伙伴从5阶楼梯往下跳着玩,他非要从6阶往下跳,不论别人买了什么小玩具,他不论懂不懂都要评论一番,吹的天花乱坠,说的有鼻子有眼。小学生的见识少,被三叔唬的一愣一愣。但这个世界上总有明白人,当他们质疑三叔对一样东西凭空臆想出的描述时,三叔会很不屑,偶尔也会再狡辩几句,但不会争吵。在他的世界里,他认为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一年,三叔小学六年级,准备小升初考试。

语数外三科满分300,三叔一模考了235,平均80分都不到,连最差的的重点初中都考不上,用我们这的话说,只能大锅端,分到哪算哪。

三叔他妈一直不知道儿子学习这么差,每天都是她盯着写的作业,平时小考也都过的去,她不明白这235三叔是怎么考出来的。她拎过儿子就是一顿暴打,不,是毒打。

只有三叔知道,作业每天其实他都没做完,留了一部分早上抄同学的,平时考试也打了小抄。

三叔一句话也不说,恶狠狠的看着他母亲。

当父母打孩子的时候,哪怕孩子大哭、沟通、道歉、求饶、甚至顶嘴,都要比无声反抗再加上眼神挑衅对父母的刺激程度小。

三叔偏不,他总是认为自己没错。

三叔他妈气的直哆嗦,眼泪簌簌的往下落,也不再打儿子,只顾得哭。

丈夫,孩子,工作,一个普通女人一辈子也就是围着着三样转,可三叔他妈这三样没一样能转的动。

三叔见他妈哭的厉害,也知道自己做的过了,低着头不言语。还算他有点良心。

三叔他妈哽咽道:“你们从来就没疼过我,我皮肤不好你们知道,那次我背着你撞烂的二十斤毛桃,那桃毛沾了一身,晚上痒痒的我抓烂了后背,出汗杀的我又疼。又痛又痒你们谁问过我一句?谁管过我一下?你爸他跟我天天打架,你帮我说过一句话吗?我生你那年算完命,想着有了儿子日子就好过了,你爸挣得多,我儿子再招人爱,我工作努力也不偷懒,你爸只要稍微顾顾家我就知足,三口往一块使劲儿,我日子准能比别人过的好。”

“妈,别说了。”三叔听着难受。

“你们都不让我省心,我也活够了,我今天就得说!说痛快了就去跳楼!这十几年我怎么过来的你是瞎了眼还是瞎了心?打跟你爸结婚,咱就住那平房,你三年级平房拆迁,他嫌还迁房太远,要了拆迁款,你爸把钱都拿走了,我以为他要买个商品房,他不跟我提这些事,我也不敢问他房子的事,结果你奶奶鼓动他,他就图便宜买了这十几平米的破伙单(伙单就是一间两居室或者三居室,两家或两家以上共通居住,共用厨房,厕所,阳台),可拆迁的钱都去哪了?我不敢问你爸,总吵架邻居听墙根儿,我丢不起这人。你爸他孝顺老娘,心疼妹妹我不反对,可他有儿子啊,我住伙单没事,他儿子怎么办?大小伙子了,还要和父母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里,也不敢让同学来家里玩,夏天洗个澡都要去澡堂子。”三叔他妈边哭边说,也顾不得邻居听见了。

三叔他妈原来要面子,可这回一点都不要了。

“妈,别哭,我错了……”三叔认了错,不敢多说话,他真怕他妈寻了短见。

三叔他妈一个劲儿的哭,她不是怕死,她是舍不得死,她早对丈夫没了信心,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了。

从这次之后,三叔他妈在单位天天和同事叨叨家里的事,骂他爷们儿怎么怎么混蛋,婆婆、小姑子背后怎么怎么挑唆。

但是她对三叔的管的可是更严了,她铁了心,心里想:儿子这回考只要不上重点初中她就喝敌敌畏,不在这个世上受罪了。

三叔他妈在三叔模拟考试后,每天下班后接儿子放学,问老师留的什么作业。然后到家做饭,吃完饭刷完碗就盯着三叔的功课,寸步不离。

老天爷也开眼,三叔他爸在这段时间被单位调到外地出差。所以家里也安静了不少,三叔也硬着头皮的学。

小升初的分数下来了,三叔考的还凑合,踩着线进了一所一般的重点中学。三叔他妈看到了希望,顺便省了瓶敌敌畏的钱。

三叔他妈的兄弟姐妹可怜她,平时高看她一眼,时不时接济她,而且他们对三叔也很好,过年给压岁钱当着其他孩子的面给三叔一百,背后还要再单独塞二百,大家谁都不说,但也心照不宣,毕竟是一奶同胞,自己亲姐妹的丈夫不着调,他们不能眼看着她受罪。

三叔他妈一直头疼家里房子的事,因为丈夫挣的钱都不拿出来,所以她省吃俭用连工资带平时兄弟姐妹的接济也存了几万私房钱。

她憋着要买房。对谁都没说。

就这么巧,和三叔家同住一个伙单的对门邻居要卖房。

三叔他妈想了,不如直接买了对门的伙单,两家并一家。可她就这点钱,买了对门,以后儿子再结婚买房还是个问题,虽说是至少十年以后的事,可说不定哪天她就被三叔他爸气死了,况且这时候房子已经开始涨价了,儿子到时候没房结婚,她怕死不瞑目。如果这时候想办法咬咬牙,买套商品房,哪怕房子小点,她心里也踏实,而且至少十年内她可以带着儿子先住过去,丈夫乐意去他也不会拦着,毕竟是夫妻。顺便也能改善自己现有的居住环境。

三叔他妈就是这样,就算委屈死自己,也要成全了别人。

三叔他妈真就这么干了,磨着面子找兄弟姐妹凑了点钱,咬牙全款买了套小独单,那时候老百姓傻,不懂贷款。说是咬牙,一点也不夸张,以当时她的工资水平,不吃不喝还三年。三叔他妈真是破了釜沉了舟,为了儿子,抗了这么座大山。

后来房子简装了一下就搬进去了,三叔他爸一点没客气,也跟着住了新房。他蹦子没掏不说,原来房子租出去的钱也都揣进了自己兜。三叔他妈是真生气,可为了儿子也忍了,这么多年都忍了,也不差这一次。只能到单位和同事发泄发泄,同事们开始还愿意听这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时间长了三叔他们家的事他们都特别了解,也就开始敷衍着应承着了。

房子买了。虽然欠人家的钱和情,可三叔他妈心里这块石头算落了地,她不用总揪着房子这件事的心了。不管丈夫心疼不心疼、体谅不体谅她,给不给她家用钱,已然十多年了,她这些都已经不在乎了,她想的是只要把帐还上,以后的日子总还有盼头。

为了还账,三叔他妈拼了命的赚钱。虽然兄弟姐妹们并不催他还钱,甚至他们已经做好了不要这钱的准备了。

三叔他妈一个普通工人,一没有文化,二没有路子。只能干些零活补贴家用。

她的第一份兼职拼接布头。这个工作是什么意思,我解释下。

过去的很多工厂,需要擦拭机床等一些机器,于是从服装厂甚至殡仪馆等类似的地方,低价采购大量的碎布头,这些布头要用人工缝在一起,拼成双层大块的布,以便使用。

三叔他妈干的就是这个活。骑自行车去近郊的工厂驮回一大麻袋布头,缝好后送回去,一包给50元。

三叔他妈干活实在、玩命,别人一麻袋要缝2、3天,她熬夜到凌晨三、四点,一天拼了命也要缝完一包,为了干活快点,她自己买电机,把家里的缝纫机改成了电动的,成宿成宿的干,新房的阳台关起门来就是她的工作室。布头很脏,一抖落就满天的尘土,而且里面什么都有,甚至有血渍和针头。

她的工资都存起来还债,她今天缝好一麻袋,换50块钱买桶油,明天缝一麻袋换钱买袋米,三叔爱吃肉,她从来没断过给三叔买肉吃。

三叔他爸还是老样子,忙工作,忙喝酒,不过很少和妻子吵架了,因为俩人基本上已经不怎么说话了。

她就这么撑着。

三叔这会学习也知道努力,最起码跟得上大部队,他妈还算欣慰。

可三叔爱不懂装懂的毛病还是没改。

三叔的同学买了个新游戏机,三叔在一旁看着人家玩。看了一会老毛病就犯了,跟人家说他很久前就玩过这个游戏,吹牛这游戏他知道多少技巧,他怎么怎么厉害。他同学开始不做声,三叔还再一直说,于是人家急了,说道:“你这么牛逼你来玩,玩的比我好我认输,咱俩赌50块钱的!”

三叔不服,他认为他真的很厉害,结果当然是他输了50块钱。

50元,三叔他妈熬着夜,红着眼,要在慢天飞舞尘埃的小阳台里缝半宿布头。

这大概是三叔第一次赌博。

三叔赌输了的钱是他一周的饭钱,想了又想还是回家找他妈开口要了钱,学生们经常说的谎话:书本费。50块钱。

三叔拿着这钱心里也堵得慌,他知道他妈的钱是怎么赚来的,他心里过不去。夜里三叔他妈干活时,缝纫机的巨大声响常常吵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劝过他妈别干这个了,又脏又累赚钱也不多,舅舅和姨妈们人好,也不催着还债,没必要逼自己。那次三叔他妈急了,指着三叔的鼻子就说了一句话:“情我还还不完呢,还不赶紧还钱?滚蛋,睡觉去,把你功课弄好了,其他的甭瞎操心。”

三叔也就不说话了,他妈要强,他了解。

北方的冬天很冷,下了大雪,地很滑。三叔他妈骑车取布头时摔了一跤,一瘸一拐的推着车回了家。

三叔他妈缝布头快一年了,摔了这跤以后觉得干不动了,他算过账,为了挣50块钱,大雪天驮着几十斤的布头骑十几公里,万一哪天一跤摔进了医院就全完了。于是熬夜缝完了这麻袋布头。三叔他妈缝的布头特别仔细,针脚均匀,不开线,工厂接货的人特别放心,有的人为了省事,把布头团巴团巴就缝起来了,甚至有的人光把麻袋上层的做好,盖住下面半麻袋纹丝未动的布头就送回来领钱。

这最后一麻袋布头,三叔他妈缝的格外仔细,他总想在别人那落个好名声,不论以后还会不会和这个人有交集。

她要强,我早说过了。

三叔中考这年,三叔他妈还清了亲戚的债,松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三叔学运挺好,平时学习也就在班里中等水平的他超常发挥,考进了比初中更好的重点中学。

得到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的这天,三叔他爸破天荒的下厨给儿子做饭,三叔长这么大吃他爸做的饭超不过三次,他爸爱好烹饪,菜炒得可香。三叔他爸不但拿出2000块钱奖励三叔,还给三叔买了台电脑。三叔背着他爸,把钱给了妈妈。三叔他妈吃着丈夫炒的菜,揣着儿子给的钱,看着没有外债的房子。心里真高兴。

她觉得瞎六儿算的真准。

三叔他妈又找了份兼职,下班顺路给同事的公公做一顿晚饭,顺便收拾收拾屋子,一个月1200块钱,轻松,钱也合适。

她突然觉得日子过的有劲了,虽然和丈夫很少交流,但是也不像原来那么吵架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多年三叔他妈为这个家做了什么他都看得见。三叔他爸虽然偶尔也会和妻子瞪眼,但是过年过节也会给三叔他妈买点什么,而且这一年三叔他爸调离工地,改成了在办公室工作,喝酒也少了很多,原来三叔他妈就总劝他,你们家遗传高血压,少喝酒,这回的调岗,三叔他妈很高兴。

压抑的日子过了太久,她知足了。

三叔他爸又要出差了,这次时间久,可能要大半年才回来。

这次三叔他妈没觉得是暂时的解脱,反而是担心,千叮咛万嘱咐少喝酒,三叔他爸不耐烦的答应着。他爸边答应边下楼,走了一半又返回了楼上,二话不说扔下个存折,说道:“这里有十五万,帮我存着,密码是儿子生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么多年以来,三叔他爸基本上算是一分钱没往家里交过,妻子独自买房他都一分钱没掏,自己家的事不管,可是妹妹的事他可操了大心。老妹妹丈夫死了之后一直和老娘住,丈夫的房子是婆婆的,她也没争到。年纪轻轻的不能守寡一辈子,就又找了个对象。

这新对象长得挺精神,抽烟,喝酒,玩牌什么都会,可就是穷,供不上这么造,小伙子口袋比脸还干净,工资也不高,日常开销还要靠老妹妹补贴,快要结婚了,婚房还没着落,小伙子惦记和老妹妹他妈一起住,倒插门进来,以后老太太百年以后想让他妹妹卖个惨把老太太房子得了。

可老太太没什么文化,爱多管闲事,虽是亲妈可老妹妹也和她过腻了,于是就求他大哥帮忙掏钱买房,他知道他哥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大哥疼妹妹,掏了首付给妹妹贷款买了房,亲兄妹也没打欠条。三叔他爸想的周全,怕其他弟弟妹妹和老娘瞧不起新姑爷,对他们就说是老妹妹对象掏的首付。老妹妹对象假戏真做,绝口不提钱的事,三叔他爸怕毁了妹妹这段婚姻,妹妹也哭天抹泪的求大哥,三叔他爸也没多跟他们废话,看在自己妹妹的面子上。哑巴吃了黄莲。钱就这么没了。

说他傻,也不傻,这下他算看清了他妹妹,良心发现,知道了媳妇的好。

给三叔他妈这个存折,也算是这么多年的一个交待。

三叔他妈拿着存折,跟做梦一样。

三叔他爸是乘着单位的车走的,同路的算司机四个人。

接到三叔他爸单位电话时,三叔他妈正在抬家里的床铺,准备把存折塞到他们家床铺下放值钱东西的小盒子里。

三叔他爸在高速上出了事故,两死两重伤。

万幸的是三叔他爸没死,车祸时直接被甩出了车外,断了7、8根肋骨,当场昏迷。

三叔他妈疯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给儿子和他所有的兄弟姐们打了电话,遇到困难时,他的亲人总会不遗余力的帮她,她知道。

那15万的存折三叔他爸掏的真及时,也间接的保住自己的命。

我和三叔偶尔见面,也算熟,毕竟是同姓,有血缘关系。有时他父母吵架了他会来我家找我,其实我因为他爱不懂装懂而有点讨厌他,但是因为他家庭的特殊,我也很可怜他。他辈分比我大,但我拿他当弟弟看。

这次他父亲发生车祸,我也去看望了,见到了久未见的三叔,和他说了会儿话。

“西子,你知道吗?我最怕的就是过年。”三叔说。

“我就爱过年,尤其小时候,炮竹随便放,好吃的一大堆,最高兴。”我不想接他的话茬,我不想和他谈他小时候的事情,尤其在这个时候。

“因为过年就要花钱,我们家只要一粘钱的事情就要吵架,每年大年三十都要掀桌子才算罢休。”三叔皱着眉头,他爱皱眉头,从小就是。

“别提这些了,救人要紧,三叔。”

“我家刚有好转,房子也有了,帐也还清了,我爸又……”三叔哽咽。

我一直不知道三叔家每年过年都要掀桌子,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是从没因为钱吵架,我父母和我都是爱开玩笑的性格,我们每天的日子过的像群口相声。我听到三叔这么说真的很吃惊,心里很堵。

我体会不到别人家阖家团圆,举杯庆祝时,我家掀桌子吵架是什么样的心情。

三叔他妈在ICU外,时而一言不发,时而和亲人们强颜欢笑,故作镇静的东拉西扯,说他们家的伙单房租涨了多少,打扫卫生的兼职工作哪里不满意,说着说着,便呜咽起来,他的姐妹们也跟着哭,哥哥们在一旁劝他坚强。要是没有他的兄弟姐妹,三叔他妈活不到今天。

三叔他妈长得瘦小枯干,而且高度近视,戴副近视镜,现在她的镜框下沿兜满了眼泪。我和她也很熟,但我没过去和她打招呼,我不知该说什么。

三叔他爸开刀做了手术,总算捡了条命,在三叔他爸住院37天,三叔他妈除了回家洗澡,洗衣服,其他时间寸步未离,姐妹们给他买了最好的折叠单人床,雇了最贵的护工,护工有时轰三叔他妈走,就为了偷吃家属探望时送来的水果、罐头这些东西,三叔他妈虽然不怕他吃,但是就拧着不走。

她说:”我老头病了,我不照顾他,把他扔给护工我怕人家笑话。”

三叔他爸恢复的还算好,但是开了刀的人伤了元气,三叔他爸说话有气无力的。

事故算工伤,单位赔了三十万,三叔他爸也不用上班了。

三叔他爸伤的重,总听人说,人一开膛,元气就泄了,容易兜不住中气,大小便有时候控制不住。三叔他爸有时就拉尿在裤子里。

三叔他妈辞了兼职,也正好退休,在家专心伺候老伴。

福祸相依,后来三叔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可能是三叔他妈37天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可能是三叔他爸被撞的太厉害,没有力气瞪眼了,反正老两口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很平静,偶尔三叔他爸发发小脾气,但也不会摔盆砸锅了,三叔他妈谅他是个半残的人,也理解。

三叔报的学校离家很远很远,上大学走的前一天,他妈哭的很伤心。

在伤心也要走啊。

放寒假时,三叔回来了,年前我和三叔喝酒。

“西子,知道为什么我报这么远的学校吗?”三叔问的这个问题我没想过。我没认为这是个问题。

“不知道,反正我不愿意离家远。”

“我害怕了我家原先的日子,我怕有一天再回到过去那样。”

“你家现在挺好的,父母也不像以前那么吵了,日子越过越顺,看开点。”

“我过年其实都不想回来的,可是同学都回家,没人陪我。”

“艹,必须回家,过年必须回家!”我有点激动,一是我心疼三叔他妈,盼儿子盼好久,为了亲妈也得回家。二是我这人对年节特别重视,我认为春节这种节日必须要全家人在一起,无论有什么困难和借口,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不懂。”

“你也不懂。”

确实,我们谁也不懂对方。

第二年,三叔春节没回来。我发短信给他拜年,他直接给我回了个电话。

“西子,过年好,家里挺好的?我今年没回去,在外边做了点小生意,太忙。”

“做生意好,我也想做生意,我都想好干什么了,我打算和朋友开个小饭店,他做菜不错,我和他一起做,地址都选好了,周围客流也挺大的……”

“行了,你那都不赚钱,现在饭店都不好干。我现在干的这个赚钱。”他打断了我。他还是老样子,没做过的事也要评论一下。

”再忙也得回家看看,你妈怪想你的。“我没接他的茬,我不想挺他不懂装懂的炫耀,没意思。

”嗯,明年就回去。”

“我家里来客人了,回头聊啊三叔,别忘了给你妈打个电话。”我不想说了,顺口编了个瞎话。

“知道了,西子。你忙吧,回头我再跟你说。”

一直也没问三叔做的什么生意,他后来也没和我说。赚钱的事情谁会和你分享呢?除非是骗子,知乎里很多靠分享赚钱项目而赚钱的,我交过智商税,我懂。

第三年三叔终于回来了,染的红头发,打了耳钉。

刚一进屋,三叔他妈就看见他这造型,二话没说上去就揪他的耳钉,把三叔耳垂都弄破了。三叔捂着耳朵都没缓过神,三叔他妈眼都没眨一下,把三叔拎到理发店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三叔他妈要面子,认为染头发打耳钉就是流氓,家里出了流氓打扮的孩子,她丢人。

这一年的春节前,我俩像往常一样喝酒时,他说:

“我妈手太狠了,我一进屋就跟我这样,你说我能喜欢回家吗?我跟她没有理可讲。”

“确实是……她岁数大了,我妈也不让我打耳钉,顶多染个头发。”我也感觉三叔他妈这样做有点过分。

“回家没意思,我和他们俩没理可讲,我羡慕你们家,每次去你们家都看到你和你爸妈高高兴兴的开玩笑,看见你们这样,我心里难受。我嫉妒。”

“各家有各家的愁事,人总是互相羡慕,我还羡慕你考个好大学呢。”

“呵呵,你是没经历过大冬天被4、5个同学围着扇耳光的感觉,好学校不一定都是好人。大学生会武术,谁也挡不住。”说完他苦笑。

“为什么打你?”

“喝酒,别问。”

“唉,出门在外,别惹事,你妈她可再也经不起事了。”

“嗯。”

三叔就是这样,有事不说,憋着,就像他小时候带的小刀被老师没收那次一样。要是我绝对不会像他一样钻床下用手怼墙。

最后的结果是咬了老师的手,被幼儿园劝退回家。

憋着憋着就憋成了大事。

三叔家的日子就这么过着。相比十几年前的日子,现在就算很好了。

三叔大学时交了女朋友,短发,白白净净,我也很喜欢,我喜欢短发的女孩子。

我看过他们的照片,照片上的三叔和女朋友两个人手拉手,面向着他大学所在的城市最长的一条河,背对镜头,一个人望向左,一个望向右。

三叔的白癜风经过多年的治疗,已经基本痊愈了,只有手腕内侧和脚腕还有一些白斑,这是三叔他妈二十年来除了凭着自己的努力买房子以外另一件值得她骄傲的事,白癜风的治疗是个漫长的过程。三叔他妈就像一个已经体力不支但是毅力顽强的长跑运动员,一步步在路上气喘吁吁的跑着,步子慢又沉重,但披荆斩棘。

三叔的女朋友发现了三叔的病,她怕遗传,同时也发现了三叔憋着的秘密——赌博。

分手吧。

三叔这一年大学毕业,回到家,还是一个人,他幻想着有朝一日能领着女友一起回来,可是三叔从小到大又有几件事随了他的心意呢?

大学生工作难找,好工作人家不要他,差点的他看不上。

三叔在家呆了半年,投简历、打游戏,一到下午就出门,半夜才回来。

三叔他妈要强,托了一个比较远的亲戚,花了不少钱,给儿子办进了一家央企。

三叔赌博的毛病,在家找工作的这半年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三叔上班第二个月,单位给三叔他妈打电话,说三叔三天没来上班了,也没请假。三叔他妈傻了眼,明明每天早上儿子都背着包出门上班,到了下班时间就回来。怎么会没去上班呢?她想不明白。

晚上和三叔一起回家的,还有3、5个膀大腰圆的社会“大哥”。

三叔好赌的天性可能从那次输给同学50块钱时被唤醒了。

三叔借高利贷赌博,连本带息85万。房产证早就被三叔偷偷的压在了借贷公司,三叔他妈毫不知情。高利贷又叫阎王账,三叔实在扛不住了,再还不上钱这利滚利的债务就算卖房也还不起了。

晴天霹雳一般,三叔他妈救儿心切。卖了房子,搬回了伙单。连卖房的钱,再加上三叔他爸工伤的三十万赔款,还完债后所剩无几。

三叔他妈老了,她就算拼了命也再拼不出一套房子。她要强,觉得委屈,觉得丢人。

趁着三叔上班,丈夫睡觉的时候,三叔他妈上了吊。

三叔他爸睁眼看见吊在那十几平米小屋门框上的妻子时,三叔他妈早已断了气。

他爸脑溢血,也死在了床上。

三叔坐在空空的伙单里,呆呆的面对着父母的遗像。

三叔属鸡的,比我小4岁。

上一篇:但是那女生专注着手头的工作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阅读

三叔他妈拧

最新文章 2020-01-05
三叔属鸡的,比我小4岁,他们那边结婚晚,辈分大。 三叔的父母结婚也晚,从搞对象时就天天...
查看全文

但是那女生专注着手头的工作

最新文章 2019-12-29
初次见他,是在工程实践课上。 全是汉子操作的机床旁边,突然有个女生就很引人注目。高高...
查看全文

精细丈量用的基准平面

最新文章 2019-12-29
[铸铁平台@铸铁焊接平台厂@铸铁焊接平台厂家](https://link.jianshu.com?t=http%3A%2F%2Fblog.sina.com.cn%2F...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mgou.cc.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8455下载app官方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